墨砂星染

普绪克之庭(暂定)

文笔渣,剧情无聊,练习产物

如果偶然被您看到了,是否要点进来请三思而后行























序章

        下午的温暖阳光拥抱着生机盎然的庭园,瓷白的洋馆如同一只正在午憩的猫慵懒地趴在地上,白裙的少女赤足踏在蓊郁的青草上,怀中抱着几朵刚刚折下的花儿。
        “这样今天的份就差不多了呢。”少女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花,嘴角挂上了笑容,向着洋馆的方向一路小跑过去。冒冒失失的少女当然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地面,只觉得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就和被阳光晒得暖洋洋的草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干净的白裙也沾染上了混着青草香气的泥土。
        “好疼!”尽管少女并不是那么弱不禁风的人,但是扭伤的脚踝和被擦破皮的脚背传来的的痛感让她的眼睛湿润了起来。少女用没有粘到泥土的手背擦了擦眼里的泪花,从地上坐了起来,突然少女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看着她,直觉让她看向身旁不知名的树。
        一只白鸽站在树枝上俯视着她,或许是好奇她的行为,小小的白鸽歪了歪头,看着坐在地上的少女。
        “白鸽?”少女有些惊讶,因为在这个庭园里她没有见过任何动物,这只白鸽的出现称得上是一种异常。还没等少女想明白它是从哪里来的的时候,白鸽就已经扑扇着翅膀向林子深处飞去了。
         少女顾不上脚上的伤,试图站起来,“等……等一下啊”,脚趾接触地面的一瞬间,疼痛再次袭来,少女又一次摔倒在地上。
        再度受伤的脚大概暂时走不了路了,而洋馆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少女苦恼着。过了一会,她好像放弃了思考,直接翻了个身,躺在了草地上,咪起眼睛,身体呈大字伸开,像是要回抱那一片未被树的枝叶所遮蔽的阳光。惬意的氛围带来了浓浓的睡意,不出一会,少女便坠入了梦乡之中。
        待到少女再度睁开眼睛之时,迎接她的已经是她那熟悉的房间了,少女的房间被夜晚的黑暗笼罩着,清丽的月光从落地窗中踏入,却被窗帘所遮蔽,只能留下一片白影。少女的身上已经被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这里虽然四季如春但是夜晚却也带着一丝寒意。而那个人的怀里却始终是那么温暖。身后传来的温度永远让从噩梦中醒来的她感到安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人不让少女看到自己的容貌,又过了不知道多久,他连话都不说了,但是每天桌子上都会准时出现美味的料理,所有的房间都会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每次她被噩梦惊醒时,他都用自己的双臂轻轻抱住少女。用手指轻抚她的手背,像是在告诉少女,他一直在她的身边。
        偶尔,那个人像是累了,将头埋在少女的脖颈处,像只黏人的小猫一样用脸去蹭她,温暖的吐息抚过少女的皮肤,痒痒的感觉曾让少女忍不住动了动,那个人察觉到了少女已经醒来,就会立刻松开少女,与她保持一点距离。他的反应让少女有点愧疚,所以从那以后,他再这样时,少女就会努力地忍受那种痒痒的感觉。她曾想要转身拥抱那个人,他却更紧地抱住了她,似乎是为了阻止她转身。只有一次,那个人允许了少女转身,但是少女仍然不能抬头去看那个人的脸,只能面对着他那白色的衬衫,感受着扑面而来的他独有的香气,清新得宛如冰雪初融的春天里的雪山上的空气。但是在那次之后,他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再抱着少女,只是坐在少女背对着的那块床边,牵着她的手。
       她并非没有见过他的容貌,只是那块记忆无比模糊,无论怎样回想都清晰不起来,她也并非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她都记得,只是他的声音也如他的容貌般成为了朦朦胧胧的存在。但是,她知道的,那个人一直很温柔,会为她准备好一切,会一直在这里陪着她,从未对她有过任何越界的举动。
       脚上的伤似乎已经不那么痛了,那个人似乎有治愈伤痛的力量,每次她受伤的时候,那个人都像施魔法一样,他的掌心出现点点光芒,他用手轻轻地覆盖在她的伤口上,伴随着痒痒的感觉,她的伤口就奇迹般地痊愈了。
       他握住少女的手,让少女把掌心舒展开,用手指在上面写道:下次要小心一点。

序章·未完

自嘲公式太灵!